2016网络直播迎来规范年:粉丝超3亿 行业或临新拐点
分类:财经观察 热度:

  2016年,网络直播更火了。在上半年,中国就有3.2亿网民观看过网络直播。“你今天看直播了吗?”——成为一些年轻人聊天的高频词。

  但网络直播火了的背后,一些低俗、庸俗内容不时出现,将直播带入舆论漩涡。官方采取系列监管措施,直播行业的发展也进入新的篇章。2017年,行业或将迎来新拐点。

资料图。

  直播为何这么火?

  主播和专家分别这样看

  直播领域最早起于游戏直播,随后秀场直播兴起,并向外蔓延——电商、实时新闻、厨艺秀等垂直领域直播都在2016年开始崭露头角。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止2016年上半年,近半网民曾观看过网络直播,用户规模达到3.2亿。

  直播火热的原因,某传媒公司签约的艺人女主播盛宁(化名)认为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人们的网上娱乐方式日趋多样化,直播简单直接、实时互动的特点是其中一种不可缺少的模式,很多网民都愿意尝试。

  盛宁目前还是一名读大二的学生,赶上这一波直播浪潮,已经化身为一名网红,签约了传媒公司。“上午去学校上课,下午一般是录制节目,其余时间抽空直播。”这就是她一天的安排,17日晚10点左右,记者对她做完采访完后,她表示,晚上还有一场直播等着她,时间非常紧张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,“直播火爆起来,不仅是网民都有秀场表达的需要,同时,直播还满足了观看者的欲望;直播和微商的结合,也使其得到快速发展。”

资料图。 李珂 摄

  为何乱象频频?

  粉丝经济的利益冲动

  直播行业规模越来越大,乱象一度越来越多。2016年,诈捐、吃虫子、喝辣椒水、“造娃娃”等让人瞠目结舌的内容都曾出现在网络直播中。

  朱巍认为,乱象频发和网络直播盈利模式有直接原因,现在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都主要靠用户打赏,这种模式下,主播无论做什么,都是为了获得用户的打赏,必然会出现粉丝经济,滋生出很多乱象。

  “另外,直播是一个门槛相对较低的行业,不要求学历、不看颜值,任何人都可以直播,主播的素质参差不齐,出现涉黄、涉暴等内容也就不奇怪了。”朱巍说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认为,网络直播乱象和网络直播平台有直接关系,解决网络直播乱象必须要牢牢抓住网络直播平台这个牛鼻子,网络直播平台在享受直播带来的利益同时,还要从人员配备、技术保障、内容监管等方面承当起应尽的义务。

资料图。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

  直播真能月入百万?

  收入参差不齐,高收入者是少数

  关于主播们的收入一向比较神秘,说多少的都有,真实情况如何呢?以盛宁为例,目前她靠直播的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。盛宁还表示,“我身边还存在这样的主播,赶上有人狂刷礼物,一两个小时就挣了不少钱。”

  但绝大多数主播没有这种运气,别说月入1万元,一大批主播还挣扎在“圈粉”运动中,纠结是吃虫儿“圈粉”多,还是喝辣椒水“圈粉”多。

  有分析指出,对主播来说,虽然能带来一段时间的高收入,但这种状态并不可持续,即便当了网红,职业生涯可能也只有1至2年,甚至更短。

  盛宁虽然不完全认同这种观点,但她承认自己也在考虑转型,即便她的网络直播生涯还不满一年。“公司给我的定位是艺人,现在直播只是我的一个副业,主要靠此来增加粉丝数量。”盛宁说。

资料图。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

  直播行业该怎么管?

  官方重拳整顿,确定净化方向

  为了净化直播环境,搜狐、新浪等互联网企业曾发起行业自律公约。文化部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国家网信办2016年也先后发布相关规定进行规范。

  9月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《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指出,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,不符合相关条件的机构及个人,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但不持有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的机构,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相关活动、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。

  11月4日,国家网信办发布了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,提出对主播实施“实名制+黑名单”措施,被称为“最严新规”。

  12月12日,文化部又发布了《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》,规范直播内容,其中指出,2017年起,未经审批的网游也不得直播。

上一篇:聚焦道路交通安全:40%以上农村公路有安全隐患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最新热点
图文并茂